首页 » 学术研究 » 对外交流
对外交流

美国著名哲学家Gila Sher教授应邀来我院讲学

发布时间: 2019-11-22 浏览次数:

 

    1120日下午,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哲学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吉拉·谢尔(Gila Sher)教授在我院学术报告厅作了题为“Where are you goingPhilosophyand What are your Methods”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陈敬坤副教授主持。


web5.jpg


 

    吉拉·谢尔(Gila Sher)教授是国际形式本体论学会主席,国际知名学术期刊Journal of Philosophy编辑、Synthese主编、Journal of Philosophy顾问编委。主要研究方向有逻辑哲学、知识论、形而上学等。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其中多篇被译成中文。其宽广的哲学视野,敏锐的哲学洞察力以及对哲学基础问题的系统创建广受国际学界赞誉。在本场讲座中,吉拉·谢尔教授对当前分析哲学的一些误解提出了挑战,并提出了建设性的解决方案。

 

吉拉·谢尔教授以“真正的哲学知识是否可能”作为本次讲座的开场,伴随着哲学的发展,这一问题充斥着哲学领域的各个角落。她指出,蒯因之前的分析哲学家们认为无论是逻辑还是哲学,都不是理论科学,它们虽然可以提供科学性的约定,但却并不是真正的科学。而蒯因则打破了这一现状,他抛弃了传统的二分法(分析和综合)和基础主义还原论的思想,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新的整体论的方法,并以此推动了哲学的发展。然而其中暗含着的一种新二元教条,即事实的和非事实的二分,却值得我们进行思考


web4.jpg


 

吉拉·谢尔教授认为蒯因这种事实的和非事实的二分存在着一些问题。蒯因虽然抛弃了传统的二分法,但是却陷入了彻底的自然主义之中,他认为获取知识只能靠经验,只有经验科学才是真正的知识。这种做法忽视了理智在科学中的重要作用,忽略了世界的形式特征和逻辑数学的知识作用,再一次把哲学和逻辑与世界相分离

 

吉拉·谢尔教授以纽拉特船为例,对蒯因的整体主义思想进行了反思。纽拉特把知识整体比作一只大船,我们必须像水手一样在海上对船上的漏洞进行修补,而并不需要在船坞上进行拆卸、修复。这说明了我们获取知识的出发点和路径并不固定,也就是说不存在可以被固定为唯一的基础的东西


web2.jpg

 

基于此,吉拉·谢尔教授提出了自己非基础主义的基础论想法——一种新的整体主义方法论。一是我们要彻底抛弃传统的二分法,所有的知识都是既基于世界,又基于心灵的。并对世界有一个新的认识,即世界具有形式特征,而逻辑和数学可以捕捉到世界的形式特征。因此吉拉·谢尔教授提出了基础整体主义的新构想,希望将数学和逻辑与世界结合起来;二是对知识探寻中理智所起到的作用进行重新分析;三是对理智做了重新的注解,即“Figuring out”(想出)。在“想出”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既有心灵上的构建,又有对世界的接触,这样能够让我们更加有效地整合认知资源

 

关于基础知识如何寻找的问题,吉拉·谢尔教授认为我们可以从从不变性方面来考虑。例如同一性、重力、红色等概念,可以说这些概念都具有一定的不变性,但是它们的程度不同,只有同一性有最大程度的不变性,因为只有同一性在对世界上任何东西进行一对一替换时能够保持不变,而这就是可以作为基础的东西。当我们考虑基础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说什么是真的问题,于是这个问题就转变为我们如何考虑真的问题。以前的分析哲学家在考虑真的时候,主要是从语言的方面来考虑的。而目前最为流行的紧缩论,在思考真的时候,也仅仅是把真当作一种语言谓词,它所起的作用是概括性的。但吉拉·谢尔教授认为真的本质应该是更广阔的,更实质性的。我们需要以人类为中心,综合逻辑、道德、科学等各方面因素来对真的本质进行考虑。 


web1.jpg

 

在这场讲座之后,吉拉·谢尔教授与我院师生进行了更加深入的学术讨论,吉拉·谢尔教授细心回答了师生们所提出的哲学问题,并对这些问题的价值给予积极肯定。最后陈敬坤副教授对吉拉·谢尔教授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并对讲座内容做出总结

 

 

文字:纪兆武、李宗唐

图片:仝重芳

 

首 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人才培养| 学术研究| 党群工作| 团学工作| 规章制度| 资料下载|